猎头公司新闻
公司名称:
联 系 人:
电    话:
招聘需求:

快速提交简历

标    题: (姓名+意向职位+期望薪水)
联系电话:
粘贴简历到下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高铁行业带给城市强动力

发布时间:2016-11-01



 

 

2016国庆长假期间,全国动车组累计发送旅客5409万人次,占全国铁路旅客发送总量的51.8%。高铁不仅深刻影响着人们的出行方式,而且带动了我国不同规模城市产业发展的重新洗牌,给相关城市带来了发展的强劲动力。

2015年底,我国高铁营业里程达1.9万公里;到2020年我国高铁营业里程要扩充至3万公里,覆盖全国80%以上的大城市。这意味着未来5年,国内高铁还要新增至少1.1万公里,高铁产业链将迎来良好发展机遇。“四纵四横”的说法已经成为历史,一个被称为“八纵八横”的高铁新战略,将再次改变中国城市的力量格局!

2016年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第139次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2030)。《规划》勾画了新时期“八纵八横”的高速铁路网,并提出到2025年中国高铁里程数将达到3.8万公里。城市竞争的本质是争夺客流、物流与资金流,高铁是所有这些“流”的重要基础设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谁在国家高铁网络中占据先机,谁就会赢得未来,谁在这一网络中失去位置,谁就会落伍。

哪些城市是“高铁霸主”?京沪继续称霸,广州地位重新被巩固。从整体上看“八纵八横”,可以形象地称之为“两把弓箭、一簇火箭”。一把弓箭从上海入海,一把弓箭从广东入海,一簇火箭从北京冲上云霄。北上广(广东)也因此成为中国高铁客流最大的三个目的地。与“四纵四横”的逻辑一样,“八纵八横”的最大赢家仍然是北京上海,这两座城市在中国高铁网络占据最大的权重。其中,北京是京沪通道、京哈~京港澳通道、 京港(台)通道、京昆通道四大干线通道的交汇枢纽。通过“八纵八横”,北京理论上可以直达除西藏之外所有省份(包括港澳台)。上海几乎享有与北京同等的枢纽地位,以上海为目的地,集纳了京沪通道、沿海通道、沿江通道、沪昆通道四大通道。理论上,从上海亦可直达除西藏之外的所有省份(包括港澳台)。广州的战略地位重新获得巩固,四纵四横时代,北京、上海分别接入了三条干线通道,广州只接入了一条干线通道(京广通道),难免失落。但是“八纵八横”时 代,广州成为京哈~京港澳通道、兰广通道、广昆通道三个干线通道的交汇枢纽。此外,广东正在积极建设广汕高铁、深茂铁路广佛连接线,弥补广州没有直接接入 沿海通道与京港台(京九)通道的不足。如果把广深当作一个整体,二者共同接入了京哈~京港澳、沿海通道、京港台、兰广、广昆五个干线通道,整体战略地位可与京沪媲美。所以,广深咫尺之距,又同属一省,在争夺国家干线交通资源时,只有通力合作才能赢得更多。

哪些城市是“高铁新贵”?合肥、深圳、郑州、长沙、福州。合肥无疑是最炙手可热的新贵,“四纵四横”时代,合肥只接入了沪汉蓉一个干线通道,但到了“八纵八横”时代,以合肥 为中心突然冒出一个华丽丽的“米字型”规划——除了沪汉蓉,合肥还接入了京深高铁、合福高铁、合杭高铁、合郑高铁、合蚌连高铁。此外,合肥还规划了这样几 条城际铁路:合六城际、合淮蚌城际、合宁城际、合芜城际、合安城际。这样一个在经济地位上十分普通的内陆省会城市,居然能在国家干线高铁规划中获得这样的权重,的确罕见,无疑是新贵中的新贵。

深圳在高铁网络中的提升更为难得,因为它是《规划》定位的高铁枢纽城市中唯一一个既非直辖市亦非省会的城市。传统上,广东省内的干线交通网络一直以广州为中心,深圳则一直处在交通末梢的地位,需要通过广州接入国家干线交通网络。但“四纵四横”让深圳直接接入了东南沿海客运专线,“八纵八横”时代则直接接入了沿海通道与京九通道,未来还修建深茂高铁直达粤西。

广州、佛山在内的多个地市先后公布重大高铁枢纽规划,其中,全国最大铁路枢纽之一的广州火车站,将改造成为高铁站,广州东站也将引入高铁。而佛山的百年老站佛山西站,将建成国内最大的下进下出式高铁交通枢纽,并在站内设直通港澳的陆路口岸。据悉,至2020年,广东将市市通高铁,线路里程将超过2000公里,辐射粤港澳及全国的四通八达高铁网线将建成。

广佛推重大高铁枢纽站规划。广东铁路建设在近6年取得突破,高铁通车里程接近1500公里,位居全国第一。最新消息显示,以珠三角城市为牵引,辐射全省的高铁网仍在加速布局。其中,包括广州、佛山在内的主要城市,均在酝酿高铁建设“大动作”。目前,国家发改委已经批复广州成为全国首个交通枢纽示范城市(全国拟批复6个),并签订《国家发展改革委、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关于共建综合交通枢纽示范工程的合作框架协议》。其中,全国最重要的铁路交通枢纽之一的广州火车站的改造,是广州建设该示范城市的重头戏。

未来4年广东市市通高铁。除佛山西站,广州南站、深圳北站也将设通关口岸,目前已预留建设空间。在广深港全程通车后,从广州南站、深圳北站及佛山西站出发,均可以通过陆路通关搭高铁直接抵达香港城区。通过高铁,从香港出发可直达广东多数城市及广大的祖国腹地。粤西、粤东地区的高铁网线也在加紧建设。目前,广东21个地市中,仅湛江、茂名、阳江、河源、梅州没通高铁。当前,深茂铁路江门至茂名段已开工,预计2018年底建成,届时阳江、茂名将通高铁;梅州至潮汕铁路也已开建,计划20198月完工,届时梅州将通高铁;河广湛梅高铁预计“十三五”开建,届时河源、湛江将通高铁。而作为国家高铁南北两条大动脉之一的赣深高铁,江西部分已修完,广东段争取今年开工。这些高铁都陆续开建,建成后意味着21个市将全部通上高铁。

另一个新贵是重庆。普铁时代的几大干线表现为“五纵三横”,重庆没有直接接入任何一条干线。进入“八纵八 横”时代后,重庆一跃成为沿江通道、夏渝通道、包海通道三个干线的交汇,并通过连接线并入兰广、京昆两大通道,此外还有规划中的郑渝(万州)高铁。在西部 地区,重庆的枢纽地位可与成都相提并论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有“米字型”之称的,除了合肥,还有郑州。“八纵八横”时代,郑州接入了京广通道、欧亚大路桥通道、呼南通道三个干线通道,大出风头。规划中还有郑万(渝)高铁、郑合高铁、郑济高铁。此外,规划中还有一大批以郑州为中心的省内城际铁路。作为京广线与陇海线(欧亚大陆桥)的交汇枢纽,郑州严格来说不能称之为“新贵”,但几年前拆分郑州铁路局的改革,着实让郑州失落了好一阵子。八纵八横的时代,无疑又极大地提振了郑州的信心,这可能让它的中部劲敌——武汉有点失落了。另一个有“米字型”之称的是西安,其在普铁时代,枢纽地位弱于兰州,只接入了陇海线一个主干道,在“四纵四横”时代只接入了徐兰客运专线。但进入“八纵八横”时代后,西安成为路桥通道、呼南通道、包海通道三个主干道的交汇。高铁时代,西安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铁路枢纽。同时接入三条干线高铁的城市,还有中部的长沙。根据“八纵八横”规划,经过长沙的干线分别是京广线、沪昆线以及最新规划的厦渝线。在普铁时代,长沙的铁路枢纽地位因为株洲的分流,一直被武汉压一头,进入高铁时代后,湖南集全省之力打造长沙,实现了交通地位的大提升。通过“八纵八横”,长沙之北可直达北京,之东可直达上海,之南可直达广深,之西可达昆明,实现了与武汉的同等地位,而且通过厦渝线,长沙还能直达厦门与成渝,整体的通达性目测已经超过武汉。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中部省会普遍获得利好,南昌也不例外。南昌的情况与长沙有点像,在普铁时代,长沙被株洲分流,南昌则被向塘分流。进入高铁时代后,沪 昆通道不再走向塘与株洲,改走南昌与长沙,直接提升了南昌与长沙的地位。通过八纵八横,南昌已经成为沪昆与京九的交汇枢纽,而且还有一条支线连通福州。杭州的枢纽地位也获得提升。普铁时代的“三横五纵”,杭州只接入了沪昆一个主干道,在铁路枢纽地位上与上海、南京不 在一个量级。进入高铁时代后,杭州成为沿海通道、沪昆通道两大干线的交汇,并通过沪杭连接线接入京沪干线,通过宁杭线、合杭线新增了两条北上的通道。在高 铁枢纽地位上,杭州已经不输南京了。另外一个可能不易察觉的新贵是福州。由于地理位置、地形以及对台关系等因素,福建曾在全国铁路枢纽中的地位十分边缘化,但进入高铁时代后,福建尤其是福州的权重获得了提升。“四纵四横时代,福州接入杭福深客运专线,大大增强了其与长三角、珠三角的联系。“八纵八横”时代,杭福深客运专线延长为一条连接辽宁与北部湾的超级沿海干线,让福州的通达性再次延伸。此外,京九通道还分别从合肥与南昌拉出两条支线接 入福州——没有选择厦门,而是选择福州,说明省会城市在争夺高铁资源时无可匹敌。相比而言,厦门新接入的只有夏渝线,其含金量就大不如福州了。

哪些城市是“高铁新秀”?常德、襄阳、宜昌、万州、赣州、宜宾、九江。

哪些城市可能是失落者?株洲、向塘、南京、武汉、达州。城际高速铁路极大地提高了上海在珠宝首饰等贵重商品消费领域的地位,相应降低了杭州、苏州、南京等地的吸引力。与第三产业不同,高铁建设有利于打破第二产业在区域内部的行政壁垒。宋文杰团队的研究表明,自高铁在汕头建立,原本处于粤东经济核心地区——潮汕平原的汕头、潮州和揭阳三市放弃恶性竞争,推动三市整合为具有更强竞争力的核心都市圈。

比起普铁,高铁时代主要是打通了西南方向,完善祖国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即北上广成。你看这个高铁网络,北京-成都-广州,这条折线相当于把京广线从武汉拉到成都,重心西移,这绝对是国家有意提升成都地位。西部各省会城市都会相应提升。就因为这一个成都,国家修建了很多条高铁,因此,西安、重庆、贵阳、昆明、南宁都受到成都这一极点的拉升。就像蜘蛛网一样,以前只有北上广三点的东部面,西部薄弱,而如今有了西部绝对老大,西部的命运也就不一样了。以前的京九线只有南昌这一个省会,扶贫线,而现在的京九,不走麻城,改走合肥,京九连上高铁新贵合肥,也就连上了京沪,靠上合肥,京九线可以让东部沿海经济西移,加上九江也直接连上了南京、武汉,京九线上的合肥、九江、南昌,算是走上康庄大道了。现在的京九,可以说成功利用到了京沪、京广还有沿江高铁,对安徽江西助力很大,环江西安徽富裕带的GDP,会转移部分到江西安徽的。高铁时代,感觉是国家有意培养中西部大城市,分担长三角珠三角的压力,比如成渝,直接把原普铁网络的重心西移。

作为国家“十三五”中长期高铁规划重点布局的省份,广东加速布局高铁网线和枢纽的建设。

高铁在班线增加的同时,速度也在不断提升。北京至上海全程1318公里的高铁最快为4小时48分,时速约为275公里。另外,在“八纵八横”计划中,高铁时速被设计为350公里以上。顺便说一句,今年高铁的试运行时速达420公里。

高铁产业链,从直接方向来看,高铁建设分为基建、辅轨、车辆、电气化配置、运营及维护五个阶段,基建包括桥梁隧道建设所涉及的工程机械,水泥,建筑材料,这一过程建设周期最长,因而在产业投资中最为受益,其次是轨道铺设环节(包括钢铁、轨道生产加工、机床设备)与运营前期的车辆和配套设施采购(包括机车及车厢的生产、电气化信息信号设备以及计算机控制系统); 最后受益环节是运营养护环节(包括机车的零部件、养护耗材、车站运营等)。按照建设阶段,高铁产业链可分为基建、动车采购与其余部分。根据对铁道部数据对高铁总投资的各项构成进行预算可知,基建环节(包含桥梁、隧道和车站建设、铺轨等)投资占比为40%60%;动车采购(包括整车、车轴、紧固件、控制器件等零部件)占比为10%15%;其余部分(包括通信、信号及信息工程、电力及电力牵引供电等)占比为25%40%。从间接方向来看,物流、资金流、人力资源流、信息流的相应提升,这是更重要、更深远的影响。